原创

上海户籍育龄妇女二孩率不足13%,是什么导致不敢生了?

先看第一个孩子和消费,再谈第二个孩子。年收入不到10万元,生育和生活就不用谈了。是时候考虑如何生存了。你愿意做自己的孩子吗?买不起贵重的东西,也穿不起好衣服。大人可以安慰自己。就算孩子不比较,心里也会有差距。


在成长的过程中,每一个环节都至关重要,但也可能到处踩坑。食品安全、校园暴力、体罚、殴打、教育资源、成长环境、未来就业等都得到了解决。

父母口袋里有钱吗,敢花钱吗,有没有长期稳定的工作,孩子也不能毕业,父母要跟风。如果你没有钱,你怎么能谋生?这个薪水就像扶贫一样,你可以养活自己。有一点盈余,就要与风险作斗争。

别看老二,看消费就够了。最可笑的是,现在房子成了次要矛盾,温饱就够了,谈不上涨价和公摊。让我们夸大一点。如果给你房子,你可能没有钱养孩子,也没有时间和精力,也就是凑合着用。


先看到问题,再承认问题,才能真正解决问题。生孩子的“付出”和“回报”越来越脱节……

一个人是否愿意生孩子,另一方面取决于他的经济能力和认知水平

调查显示,上海以外省市育龄妇女二胎率接近三分之一

然而,上海育龄妇女的二胎率还不到13%。你觉得上海的人比其他省市的人更穷吗?在我看来,这未必会影响上海育龄妇女的决定。不仅是比较高的生活压力,也是不同层次的认知。

首先,我们都知道上海的生活成本更高,生活压力更大,孩子之间的竞争压力也更大

在此基础上,如果不能保证自己的生活水平,即使生了孩子,也无法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。

对于当地人来说,更重要的是养一胎,尽量给他们一个优良的生活环境。

不过上海以外的省市压力比较小,二胎和一胎可能差别不大。

其实,不管是生一胎还是二胎,仅仅用数据催促大家生孩子,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。


毕竟养育孩子的压力在父母自己身上

为孩子提供更好的环境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

年轻人不想要孩子的原因有很多,比如工作压力大、房价高、劳动法执行不力、医疗教育支出压力过大、妇女权益保障不足等。教育、住房、医疗就像三座大山,牢牢压制着人们生孩子的欲望。如果不把这三个问题放在首位,人们生孩子的愿望就不会增加。


其次,目前上海年轻居民的负债率太高,已经负担不起二胎的费用。从年出生率和平准率也可以看出,年轻人已经明白债务是被控制的,他们正在减少消费、生育等方式。为了更大的自由。

所以,我认为,要提高年轻人结婚生子的意愿,首先要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,其次要做好生育后备措施;最后,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,减轻妇女生育的压力。有效解决年轻人的后顾之忧,让年轻人想生、能生、敢生,最终实现生育自由

正文到此结束
< >
本文目录